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
東堂策企業系統產品查驗


新聞詳情

大道無形

2016-06-19 15:46來源: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作者:東堂策網址:http://www.kateobriens.com 
文章附圖

謀治之道,百姓之學、百學之尊、國之大學。管理學作為人類社會誕生最早、應用最廣、影響最大和研究人群最多、參與人群最多、意見分歧最大、規律探索最難的學科,或可稱為人間“大道”。自打猴王開始統治猴群起,管理學即成人類社會發展的核心焦點。無論從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角度論證,或是從人類社會發展痕跡探尋,人類社會發展史,本質就是管理學發展史??v觀人類社會的發展,其他學科或可對其起到推波助瀾作用,但能從根本決定人類社會興衰存亡唯獨管理學。舉個簡單邏輯:沒有醫學,社會人口或將少些;沒有電學,夜間生活或將暗些;沒有力學,人類生活或將原始些。但是,若無管理學,人類必將從混亂走向瘋狂,從瘋狂走向滅亡。舉個實例:1986年發生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無疑是人類災難史上最黑暗的一幕,前蘇聯總結此次浩劫雖有前后矛盾的兩個結論,但兩個結論皆指向“管理混亂”四個字。

縱觀能給人類社會帶來毀滅的戰爭,被屠戮的一方,必為實力弱的一方,而實力弱的一方,必是治無方的一方。反推即為:內治無方則實力弱,實力弱必被屠戮。企業亦如此,管理無方就要虧損,虧損就要破產。從某種角度上說,國家之間的較量,企業之間的競爭,本質上都是管理工作的較量和競爭。例如,邪惡的納粹德國和軍國主義日本,兩者若未在國家管理層面取得成功,其有實力發動世界戰爭?再如,時下中國之所以讓美國、日本等國感到心神不安、食不甘味,原因不是眼紅中國人暴富,而是焦慮國力持續暴增下的“中國復興夢”,而中國國力持續暴增得益于目前世界上最科學的國家管理形式:社會主義。正因如此,美國、日本等合圍中國的第一仗便是竭盡腦汁地詆毀中國社會主義制度,意圖讓國人放棄此種最科學的國家管理形式而使中國陷入混亂和衰退。為此,美日等國還設法慫恿茅某軾、李某復等媚外人物“圍毆”中國社會主義制度,而任某強、孫某英等人則是“吃別人的飯砸別人的碗”地坐在邊上為茅李等人搖旗吶喊、擂鼓助威。然,無論此等廝類如何詆毀中國國家管理形式的科學性,事實勝于雄辯,中國國力持續暴增證明了一切,美日等國坐臥不安證明了一切,菲越等國惶恐不安證明了一切,千里之外澳大利亞忐忑不安證明了一切,無約盟國俄羅斯糾結不安證明了一切。此種境況如同戰國時期齊、楚、燕、韓、魏、趙一般,六國因對秦國國力持續飆升而惶惶不可終日,進而狗急跳墻地竭力毀謗秦國為“虎狼之邦”(如同美日等國竭力拋售“中國威脅論”),見毀謗不成,竟師出無名地合縱圍毆秦國,而此恰恰證明了商鞅變法下秦國治國模式的科學性。言及此處,有同志或問:何種管理方算科學?

管理實踐特別是企業管理實踐中,我等常??滟澞橙斯芾砟芰?,贊其有定力、有魅力、有魄力、有眼力,但真正科學有效的管理絕不會體現在管理者身上?!笆ト酥畮煛惫苤儆醒裕骸半m有巧目利手,不如拙規矩之正方圓也”,此即說,真正科學有效的管理不會體現在管理者的“巧目利手”上,而是體現在匡方正圓的法規制度上,此亦為老子主張“無為而治”的精髓所在?!盁o為而治”非指管理者可以翹著二郎腿當甩手掌柜,而是通過法規制度這只“無形的手”實施管理,最終達到“無為而無所不為”境界。韓非子曰:“治民無常,唯法為治”,法規制度是管理者的隱形翅膀,是管理工作的主要工具,是管理工作“大音希聲”的具體表現,而基于法規制度基礎上的法治化管理就是“大道無形”的表現形式。

當然,非有法規制度就能實現法治化管理。老子在被譽為東方圣經的《道德經》里說過一句話:“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謂的“道法自然”就是唯物辯證法所主張的“按客觀規律辦事”。法規制度若不符合客觀規律,法治化管理就要面臨“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問題。同時,法規制度若與客觀規律相悖,輕則形同虛設,重則適得其反甚至出現“苛政猛于虎”的問題。故而,制定法規制度應嚴格遵循客觀規律。

有同志或問:制定法規制度需要遵循何種客觀規律?有個簡單邏輯:管理對象是人,所以管理工作須遵循人的規律。人的規律是什么?韓非子有云:“凡治天下,必因人情”,復曰:“夫安利者就之,危害者去之,此人之情也”。韓非子所指“人情”為人的自然天性:趨利避害。人的自然天性即為人的規律,是管理工作必須嚴格遵循的規律。這也是無論時代如何變遷,無論人類社會如何發展,無論管理方法如何創新,管理工始終有個亙古不變的方法:獎懲。獎,順應人類趨利天性;懲,順應人類避害天性。是否有了獎懲制度就能適應人性規律呢?答案是否定的。舉個例子,秦二世胡亥為帝時,秦朝雖有嚴格獎懲法令,但因“罰無度”而導致陳勝吳廣在“橫豎都是死”的無奈中揭竿而起。至于如何運用趨利避害的人性規律來設計法規制度,我在多篇文章中已多次論述,此處不再提及,但其設計原則就是要遵循“機會和危機反生原理”和“機會和危機反噬原理”。

總而言之,管理工作要達到無形狀態,須按人性規律科學設計法規制度,若是拋開法規制度而一味在管理方法上投機取巧,不僅無法實現管理效果的持續性,還極易陷入人治管理的漩渦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